新闻资讯News Information
企业新闻 首页 / 新闻资讯 / 企业新闻
百万年薪招聘人才,华为之后,联想也要入局“造车”?
发布时间:2022-8-8 点击数:236

撰文/《财经天下》周刊作者 魏一宁

编辑/ 董雨晴

在智能汽车这个资金和技术密集领域,尽管联想投资了一部分与智能汽车相关的上下游企业,但想真正入局新造车,这些还远远不够。因此,杨元庆所说的“要把有限的精力和资源放在已经明确的赛道上”并非过度谦虚:联想或许会走上一条像华为一样的道路,这条路一定非常“坎坷”。

百万年薪招聘“造车”人才

在宣称“不造车”的华为开始涉足智能汽车赛道后,一样说“不造车”的联想也按捺不住了。

7月下旬,“联想招聘”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为上海的联想研究院车计算实验室招聘员工。岗位包括自动驾驶工程总监、车载信息娱乐系统负责人、高级硬件经理和软件经理、高级机械经理等,有的年薪高达百万元。

在这则招聘中,联想称:“智能汽车、新能源汽车技术的发展与联想新IT架构不谋而合,联想的智能转型也必将为汽车行业赋能。联想研究院车计算实验室正在积极探索智能驾舱、自动驾驶、中央计算平台等领域的核心技术。”

图/联想招聘

另外,企查查App显示,近日,深圳来点酷的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汽车零配件零售、汽车新车销售、电动自行车销售等,根据股权穿透显示,该公司由北京联想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

这些信息都表明,联想已经开始向新造车赛道下手了。

有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联想此番招聘,“目的或在于强化车计算方面的研发实力”。

目前,联想集团在智能汽车领域的布局也主要是围绕车联网、芯片等方面进行。事实上,今年4月的誓师大会上,杨元庆已经有所表示,将由联想研究院主导,围绕“端-边-云-网-智”新 IT 技术架构,“持续探索车载计算场景”。

不过,去年五月时,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还曾表示,联想不会赶热闹造车,态度比华为还要坚决。杨元庆说,联想在PC等领域的战略足够清晰,“我们的精力有限、资源有限,要把有限的资源和精力放在已经明确的赛道上。”

在去年第三季度的亚布力论坛上,杨元庆说得更加明确:“公司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不会同时开多个战场。不然每个涉足的领域都在起步阶段,会导致风险太大。专注还是很重要的,联想喜欢把一个行业做深做透,而不是同时铺设很多行业。”

没想到,仅仅过了一年,联想的态度就发生了转变。

从造机到造车

不过,造车不是小事,考验着一家企业的核心技术能力,尽管入局造车赛道时间不短,但联想最初多是以股权投资的形式参与。

早在2016年,联想创投通过股权转让方式入股宁德时代,跟投了蔚来汽车的C轮融资,并在第二年的联想全球科技创新大会上宣布与蔚来汽车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开发智能汽车计算平台。在芯片层面,联想还投资了寒武纪和比亚迪半导体等企业。

相比之下,联想旗下的车联网公司“懂的通信”算是走在一线的业务,据其自己声称,拿下了“车联网智能连接服务”、“智能交互设备连接服务”两大领域的隐形冠军。但看到这些信息,已经有人开始质疑,“没有发布任何实车数据”,言外之意,认为此成绩并不能让人们所信服。

但不管怎么说,联想在自动驾驶和车联网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加上近年来苹果、索尼、小米、360等科技与互联网公司无一不在投入智能汽车领域,一向宣布“不造车”的华为在消费者业务承压之后,也开始向新造车进发。汽车与手机、电脑的多设备互联成为业内人士广泛期待的未来,同样需要在PC业务之外开发新增长点的联想加入造车大军,也就不足为奇了。

从造机到造车,联想实际一直在发力新的增长点。

2014年,移动互联网风口正起,为了重新拿回时代的船票,联想以29.1亿美元从谷歌手中收购了摩托罗拉,宣告着联想对于手机业务的加码。在当时,杨元庆表达了要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赢得竞争、实现增长,挑战苹果和三星两大对手的决心。

但对于杨元庆的豪言壮语,自称“很多学生都在联想做高管”的郎咸平浇了他一头冷水,评价联想收购摩托罗拉是“买了一栋没窗的破楼”。

当年,联想成为2014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第四名,而且,联想和摩托罗拉两个品牌的手机份额加起来,超过了排名第三的小米。

但八年后的今天,华为、小米接连成为国产手机销量巨头,联想和摩托罗拉这两个独立的品牌却几乎被手机市场遗忘,成了“时代的眼泪”。

起初,靠着国内三大运营商推出的运营商补贴,联想推出运营商定制机,运营商渠道占比70%,但随着2014年运营商补贴缩减,联想立刻失去了市场优势。为了拯救手机业务,联想试图出海,但由于高端产品不如苹果和三星,在新兴市场的销售不如华为、小米等国产厂商品牌,又缺乏坚实的销售渠道,在海外市场同样效果不佳。

联想曾经期待通过收购摩托罗拉,复制当年收购IBM的“成功”,然而,PC的成功无法复刻到手机业务上。联想手机业务频繁换帅,但效果一直不佳。

尽管近年来摩托罗拉连续推出多款新品,如延续经典“刀锋”系列的Razr刀锋5G折叠屏翻盖手机,在海外也取得一定的市场份额,过去的一个财年里,联想手机业务相对回暖,Q1到Q3手机同比增幅达到200%,但在国内,无论是从销售渠道还是消费者认知方面,联想手机仍然无法与华为、小米、OPPO以及刚刚独立的荣耀竞争。

也就是说,在消费者业务中,联想的王牌业务只有PC,虽然近两年PC销量的增长为联想带来了高利润,也让联想交出了亮眼的财报,但电脑属于耐用产品,当疫情带来的远程办公、学习需求增速放缓,PC业务的营收和利润未必能够持续增长。

最新一季财报就显示,全球范围内涉及PC业务的科技巨头,均迎来了业绩低谷。其中,英特尔二季度净亏损4.54亿美元,同比下降了109%。苹果二季度财报显示,其总营收830亿美元,同比仅增长2%,远不及去年同期36%和前一季8%的增幅。

多家计算机供应商都表示,全球智能手机和个人电脑的需求正在放缓,苹果的增长乏力也意味着,消费电子行业正走向一段缓慢甚至零增长的时期。

对于主打PC业务的联想来说,寻找新的增长点至关重要。

为此,联想开始逐渐布局新兴科技,在入局新能源汽车赛道之前,甚至同样向随着元宇宙概念再度火热的VR赛道下手。

图/视觉中国

2022年6月,联想集团发布公告,委任HTC董事长王雪红为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对此,HTC回应称,尽管王雪红担任了联想集团的独立非执行董事,但目前HTC和联想尚未有业务及资本层合作。

HTC曾经也是安卓手机领域的知名品牌,2008年到2011年,HTC成为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机厂商,但在此后的十年,HTC销量下降并持续亏损,2017年,HTC开始出售手机工厂,把Pixel手机的设计团队卖给谷歌,并在2019年关闭了HTC的京东和天猫旗舰店。在手机业务停滞后,HTC把目光转向VR,开始进军虚拟现实、增强现实领域。

对于联想与HTC的合作,有分析师认为,独立董事不参与公司具体运作事务,仅能为公司出谋划策,因此,王雪红对于联想的意义,可能是一名受薪顾问,因此,业内普遍认为,聘用王雪红很可能是想推进联想的PC与HTC的VR进行合作。

追赶华为,曲线造车?

今年5月26日,联想集团公布2021/22财年全年(2021年4月-2022年3月)及第四季度业绩,联想全年营业额接近460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8%,全年净利润13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2%。这也是联想年度净利润首次突破百亿。

近年来,除了2019至2020年第四季度收入同比下滑10%,净利润同比下降64%,联想的营收和利润一直保持着平稳上升。即使在最困难的2019-2020年,其净利润也同比增长了12%。在疫情之后,由于居家办公、学习的巨大需求存在,联想的PC业务销量反弹,营收和利润也保持强劲增长。

虽然财报数据显示,联想是一家持续盈利的公司,但在“硬科技为王”的时代,它仍然需要堆高自己的技术护城河。况且入局造车,本身也是一件十分考验技术的事情。

但此前,人们对于联想的质疑也普遍存在于技术领域,联想称其掌握的核心专利技术全球领先,事实上,PC行业最核心的软件和硬件技术一直把持在微软和英特尔等海外科技巨头手中。

联想在PC行业的优势也始于政府采购。2005年,联想收购IBM全球PC业务,杨元庆接替柳传志担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在那一年,联想就以130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成为全球第三大PC制造商。

根据联想官网的数据,从2016年到2018年,政府采购的数量由2016的6万台增加到2018年的15万台,市场份额增长到70%。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政府采购电脑的80%来自联想。

曾经,联想是一家优秀的科技企业,凭借联想汉卡和自研ASIC芯片、自产主板两次拿下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是国内科技界的最高荣誉。彼时,任正非还是刚刚丢掉铁饭碗、开始创业的草根。

但在这之后,柳传志和研发联想汉卡的总工程师倪光南爆发了一场路线之争。柳传志主张“贸工技”路线,发挥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加大自主品牌产品的打造,扩大规模,倪光南则主张走技术路线,以芯片为主攻方向。最终,柳传志取得了胜利,而倪光南离开了联想领导层。

此后,联想的规模越来越大,但大部分零件来自国外,而且,联想在科研上的投入并不多。1996年到2015年的十年里,联想研发支出占收入的比重几乎未超过3%,2015年和2016年,联想研发费用占比分别为3.32%和3.16%,但2017年到2019年又跌回了3%以内。比起华为、苹果等大型科技公司超过10%的研发费用,联想显得格外吝啬。

2021年秋季,联想试图在科创板上市,但9月30日刚刚得到受理,就在国庆假期结束后的10月8日终止,从受理到终止,仅用了一个工作日,被戏称为“科创板一日游”。

在联想申请科创板IPO的过程中,最受诟病的一点是联想“含科量”不足。从2015年到2019年,联想集团研发费用占比持续下滑,而销售和管理费用持续上升。

其实联想的研发费用最低也达到了80.09亿元,但研发投入比例仍然偏低,在科创板排名倒数第五位。

在新造车领域,联想的技术积累同样屈指可数。

有意思的是,不久前联想刚刚在计算机视觉会议(CVPR 2022)BDD100K MOT挑战赛中,在多目标跟踪(Multiple Object Tracking,简称MOT)技术的准确度上拿下了第一名。

不过,考虑到联想此次招聘的主要是自动驾驶工程总监、车载信息娱乐系统负责人、高级硬/软件经理等岗位。那么自动驾驶与智能座舱才是联想造车的重注领域。在这一点上,联想可以说是选择了和百度、华为一样的道路。

在这条路上,除了掌握技术,也需要持续不断进行研发投入。

在今年4月的新财年誓师大会上,杨元庆公开表示,到2024财年结束的时候,研发投入将在2020-2021财年的基础上实现翻番,而未来五年,研发总投入将超过1000亿元,同时,联想集团计划增加12000名硬核科技人才,在过去的第一年里,已经招募了近5000位。去年八月,杨元庆又宣布联想也要步入华为一样的道路,甚至不排除自研芯片。

图/视觉中国

但是,根据2022年3月华为的年度报告,2021年华为的研发投入达到了1427亿元人民币,占全年收入的22.4%,而十年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了8450亿人民币。尽管杨元庆对联想的研发投入有了新的目标,但比起华为,联想在科研上终究还是不够“硬核”。

现阶段,华为与车企已经以“零部件供应商模式”、“Huawei Inside模式”、“智选车模式”三大模式展开了由浅至深的合作。其中,华为智选车AITO M5上市87天销量破万,同样是曲线造车,但华为在新造车领域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

而在智能汽车这个资金和技术密集领域,尽管联想投资了一部分与智能汽车相关的上下游企业,但想真正入局新造车,眼下的投入还远远不够,其与华为的差距也很大。据其目前披露的成绩,联想旗下懂的通信目前是中国85%的造车“新势力”厂商的合作伙伴。

因此,杨元庆所说的“要把有限的精力和资源放在已经明确的赛道上”并非过度谦虚:联想或许会走上一条像华为一样的道路,这条路一定非常“坎坷”。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Contact us
西安市环城南路西段48号城市郦景大厦A座
029—87619442
1246396082@QQ.com
在线留言Online Message
  • 姓名/公司名称
  • 电话
  • 邮箱